南渊国广-極

退二次圈不退二次元
看动漫,码文,画画,自嗨

欢迎来一起嗨(•́ω•̀ ٥)

【清安】惜·守

【清安】惜·守
#冲田组中心#
#新人练笔,辣眼睛嗯#
#重度ooc患者嗯#
#冲田组属于你们,ooc属于我#
#来自某辣鸡文手的日常#






=========================
血红色。
飞溅,泼洒,渲染,遍地的血红色,散发着妖异的暗红色光芒,衬托着昏暗的室内分外诡异。
大和守安定惊诧地打量着四周。如此惨烈的场面,能够让他联想到的只有一件事。
那就是元治元年六月五日的池田屋事件。
那年,冲田总司在池田屋事件中由于肺结核而昏倒,并且在不久后去世。
那年,加州清光在池田屋事件中折断,被指定为不可修复品,再也没有回来。
那年,大和守安定在池田屋事件之后,永远的失去了两个最重要的人。
元治元年啊,真是个让人不愿回忆起的年代……
“不过,为什么?”安定看着眼前的景象若有所思,“当年的事件,我明明没有参加……可是,为什么我又会出现在这里呢……”
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有些透明,而且在场的人们似乎也看不到他。看来他是以旁观者的状态出现在这里的。
“如果这里真的是池田屋的话,那么冲田君也一定……”安定这样想着。
“哦啦哦啦哦啦——!!”安定正想着,伴随刀光剑影,一个个浪士接连倒下,高马尾的青年从众尸体中走出,身旁还跟着一个少年。两人浅葱色羽织上染上了点点暗红。两人背靠背,面对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敌人。尽管没有任何言语,惊人的默契使两人同时出手,斩杀敌人。
看到熟悉的浅葱色羽织,安定深蓝色的瞳孔骤缩,“冲田君……真的是他……还有清光……”一滴晶莹的泪水夺眶而出,滴落在地板上,发出一声不算响,但是很清脆的响声。
“……”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加州清光转过头,正好看向安定的方向,红宝石一般的眼眸中带着些许疑惑,连安定都不确定他是否看见了自己。
“清……”正在安定尝试着去呼唤清光时,不远处的冲田总司突然倒了下去,他勉强用手中的清光本体撑住身体,伴随着剧烈的咳嗽,他下意识地捂住嘴,却发现手心那一抹刺目的红色。
“冲田君!!”见冲田总司吐血,打刀的付丧神连忙冲过去扶起他。安定也想帮助他,但略显透明的双手却穿透了冲田总司的身体。
“啊,我都忘记了。”安定讪讪地收回手,无奈地笑了笑。“我只是个旁观者,是无法触碰到他们的……”
“……”正在安定沮丧的时候,却正好对上了一双红色的眼睛。清光看着安定,眼中带着三分惊诧,以及七分“果然如此”的奇怪情感。
“你……”
一个完整的字还没吐出,清光便抬手挡下了一个敌人的攻击。但是由于攻击力道过大,清光本体刀上竟然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裂痕,同时付丧神的颈部也出现了同样的伤痕。
“清光!”安定想要冲过去检查清光的伤势,但想起自己只不过是个幻影,尽管不甘,但只好作罢。
“哎呀哎呀,变得不可爱了呢。”清光惋惜地抚摸着自己本体上的裂纹,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对着冲田总司和安定的方向笑了笑,但又好像是在喃喃自语,“不过你们不会抛弃我的,对吧。”他一边微笑着,身体却渐渐化为无数光点,变得愈发透明起来。
“清光,不……”冲田总司想要抓住清光,不让他消失,但是他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在他猛烈的咳嗽并且再次咳出一大口血后,他体力不支,昏了过去。
“不,不要!冲田君……清光……”安定刚想要跑过去,却听到什么东西被刺穿的声音,同时伴随着腹部传来的剧烈疼痛,他清楚地听到自己的本体刀上也传来碎裂的声音。
“不,不可能的……我并不属于这里,为什么会……”
头脑变得昏昏沉沉的,渐渐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身体失去平衡,像一片枯叶一般落在地上,眼前的景物逐渐模糊,最后陷入了一片黑暗。
一切,归于沉寂。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定的意识渐渐复苏,他感觉自己身处一片黑暗中,没有光芒,没有方向,只有远方的不知是谁的声音传来。
“……安定……”
咦……谁在叫我……
“……安定……”
好熟悉的声音……咦?
“……大和守安定!!”
“啊?!”安定猛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手入室单调的天花板,以及眼睛红红的加州清光。
“啊,醒了啊。”见安定醒了,清光转过身去,接着擦他的爪红。
“咦?清光……你,你不是碎刀了么?”揉了揉眼睛,又戳了戳清光的脸,在确认眼前的清光的确是清光本人后,安定原本就很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什么啊?什么就我碎刀了?”听了安定的话,吓得清光把爪红直接涂了出去,他慌忙拿了张纸巾擦掉。“真是的,吓得我都涂出去了。”
“可,可是……”安定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转过身的清光直接压住,想动却动弹不得。
“你开什么玩笑?难不成你忘记了?差点碎刀的可是你啊!!”清光几乎是咆哮着喊出了这句话。
“啊?我?”这下轮到安定懵逼了。
“啊,是啊。当时你忙于应付面对着你的敌人,却被敌方的一把大太刀刺穿了腹部。尽管这次出阵我们胜利了,但是损失惨重,特别是你,受了重伤,昏迷了整整三天啊。”清光松开安定,重新回到桌前,同时假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但微微泛红的眼角却出卖了他。“真是的,别做这么危险的事,让人担心啊……”
“啊,这样啊……抱歉,让大家担心了。”安定低下头道歉。
“我倒是没什么,这句话你还是等恢复了再和大家说吧。”清光举起刚刚涂好的爪红,满意地看了看。“话说你到底梦到了些什么啊,哭的那么难看。”
“我刚才做梦,梦到了当年池田屋事件的现场,梦到了冲田君,还有你……碎掉的场景……”安定黯然。
听了安定的话,清光放下爪红的小瓶子,重新坐到他身旁,把安定原本整齐的刘海揉乱,说:“放心吧,这种事不会再发生第二次了。”
“嗯。”有了清光的承诺,安定感觉安心了许多。
“安定。”清光握住安定的手,宝石般的红眸中透出认真的神色。“虽然冲田君已经不在了,但是我还在。我在此向你承诺:我会和你一起,永远作为冲田君的爱刀,守护好主公,守护好历史,守护好这个本丸以及本丸里的大家,守护好一切你我最为珍视的东西。”
清光一边说着张开双臂,将安定搂在怀里,同时贴近对方红的像自己的爪红一样的耳根,说出了一句话。
“以及,守护好你。”

“加州君,大和守君他怎么样了,他……”当鹤丸国永推开手入室的门,看到的却是这样的一幅场景:
两个年轻的付丧神依偎在一起,蓝衣少年在红衣少年怀里缩成一团,两人相拥,在沉眠中还带着淡淡的微笑。午后的淡金色阳光在地板上肆意流淌,染上了两人的衣服和脸上的笑容,衬托出一种宁静的感觉。
“啊,这还真是让我吃了一惊呢。”鹤丸国永笑了笑,关上了手入室的门。
“看他们的笑容,应该是做了什么美梦吧,所以还是不打扰了。”关上门,鹤丸一边笑着一边想,“那么,接下来去吓吓谁比较好呢?”
从鹤丸没有关好的门缝中,漏过一缕阳光,照在两人脸上,也照进了两人的梦里。
在梦里,冲田总司在向他们两人招手,他们手牵手,共同走向那光芒来的远方。

-因心有所惜,乃守之永恒-
-惜之,守之-

-Fin-
====================
唔呼呼~各位好啊,这里南渊,只是个辣鸡文手(可能连文手都算不上),第一次发文有点紧张,有什么问题欢迎提出,小生会改的(鞠躬)

接下来还有番外,欢脱向的嗯,脑洞清奇,我争取下午之前码出来嗯。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