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渊国广-極

小生南溟有渊,叫南渊或者有渊也可以,随你喜欢‖本命被被‖致力于写文养老中……

【疯本丸】来啊,尬舞啊-30fo点文

(本篇又名“我可能是打了假的联队战”)

#非官方公告,纯属脑洞#
#日常欧欧西#
#不欧欧西还叫疯本丸嘛#
#不欧欧西你的良心过得去嘛#
#说完就被打死#
#咳咳,废了半天话,实际上这篇是30fo的点文嗯#
#不如尬舞,联队战不如尬舞#
#这个梗大概还有后续,敬请关注(再次被打)#

“嗯……今天是联队战的日子呢。”在更新了客户端后,英泽回到了他家本丸,翻了翻政府发来的公告。

【公告】:
为了提高游戏趣味,增加各位婶婶们游(ke)戏(jin)的乐趣,我们特意增开了刀剑男士们的时装系统,并且在更新后赠送每位刀剑男士一套时装(一日体验版),更多时装即将上线万屋,敬请关注。

英泽:虽然小生不明白,但是觉得好厉害Σ(゚∀゚ノ)ノ

当他将要参加联队战的刀剑男士们编入部队时,一时心血来潮,点了下“一键换装”,结果发现画风似乎变得不太一样。

英泽(在盯着刀男们看了五秒钟后笑成ZZ):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这是什么打扮啊红红火火恍恍惚惚韩寒后悔和韩红和好还好好画画233333

所谓“时装”,就是那种有着可爱的泡泡袖还有着大号蕾丝边蝴蝶结的可爱小裙裙,而且他们的本体都变成了——魔法棒。

英泽:这不是舞○天女的衣服嘛,不过你们穿上还是……挺好看的噗。(迅速拿手机拍照发微博,瞬间转发量上千)

刀剑男士们(捂脸):然而我们并不想……

英泽(看手机):哎呀时间到了,联队战马上就开了,来不及换衣服了,赶紧先去!

于是刀剑男士们穿着各种颜色的出(xiao)阵(qun)服(qun),拿着各种颜色的本(mo)体(fa)刀(bang),被英泽拉着出去肝联队战了。

e1战场上,首先出阵的刀剑男士们(第三部队,均级69)和敌刀们大眼瞪小眼,二十四目相对,场面一度尴尬。

【敌刀装备】:酷似巴XX小魔仙的小裙裙*6

队长加州清光:看来尴尬的不只有我们呢……

大和守安定:嗯,是呢……

烛台切光忠:就算是时间溯行军也不能乱穿衣服啊!

江雪左文字:我不高兴。

鲶尾藤四郎:我要用马粪怼死设计者!

骨喰藤四郎:……

英泽:不管怎样还是要打的啊,打完回去你们再换衣服吧。

刀剑男士们:……好吧……舞法升级!

(紧接着他们就在原地开始各种尬舞……)

英泽(唱BGM):不如尬舞~联队战不如尬舞~~~让敌刀觉得痛苦~~是我们的天赋~~~~

【系统消息】:
玩家【时间溯行军】由于观看玩家【刀剑男士】的尬舞感觉分外尴尬,其中六分之五选择自己碎刀。

剩下的一把敌刀(吐血):咳……你们以为这样就能打败我们么……太天真了!古他妈黑暗之神-MDZZ-僵尸术!

咒语刚落,刚才那些已经破坏的敌刀竟然再次站了起来,向刀剑男士们砍来。

刀剑男士们&英泽:woc还有这种操作?!

说时迟那时快,敌刀已经冲了过来,并且向站在最前面的鲶尾砍了过来。幸好他腰上挂着的金(hu)刀(die)装(jie)为他挡住了伤害。

英泽(陷入沉思):原来刀装变成了蝴蝶结了啊。【因吹斯汀.jpg】

尽管敌刀bug一样地又进行了一轮攻击,但是依然逃不过被ko的命运,最终他们还是败在了刀剑男士们的攻(ga)击(wu)之下。

英泽(收起摄像机):辛苦了各位,我们回去吧。

刀男们高兴地答应了,同时抢走了英泽的摄像机并且删除了已经录好的战(ga)斗(wu)视频。

回到本丸后,刀男们立刻把衣服换了回去,并且表示再也不想有这种经历。

但是第二天,他们又一次收到了那套衣服。

众刀男:说好的只有一天体验时间呢?

英泽:因为我觉得你们穿上还挺好看的,于是就自作主张给你们买了。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不小心听到一切的小财迷:主上你又乱花钱!你难道忘记了上次因为你手滑,我们一下子损失了三万小判的事嘛!小判都花完了我们用什么打联队战啊ヽ(`д´)ノ

英泽:系马达,我把这茬给忘了Σ(゚∀゚ノ)ノ

众刀男(内心):mmp有这样的主上,这个本丸吃枣药丸(ㅍ_ㅍ)

【标准结局嗯】

=========================
30fo点文外加对联队战bug的吐槽,似乎有点辣眼睛了😂

不知不觉就30fo了😂我感觉自己好像根本没干什么啊……

既然已经30fo了的话还是来贺一下吧😂你们想看就什么点吧,如果小生可以做得到的话就听你们的😂

【醒醒吧你就是个咸鱼】

另外,如果点的不超过五个那我就都写好了ヾ(✿゚▽゚)ノ

【疯本丸】惊!某婶婶因为手抖,居然做出这种事……

#真婶真事#
#被自己蠢哭了系列#
#日常欧欧西#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此时被被仅仅是路过英泽的房间,就感受到里面充斥着的一种蜜汁气氛。

博多藤四郎正襟危坐,一脸严肃地盯着坐在他对面的英泽。

英泽捂着脸,避开博多的目光。

一旁的近侍小夜自动无视了这种蜜汁气氛,嘛,倒不如说他在专心致志地享用一个柿子,根本没有在意。

总之,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被被内心:到底怎么回事,坐成这样方便打麻将?

于是被被就站在房间门口,(暗中)观察事件的发展。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

英泽突然土下座:“这件事是我的不对,请原谅!!”

博多:“您以为这样就可以解决问题了?您做了那种事岂是一句手抖可以解决的?”

英泽:“那……你想怎么办?让我以身相许么?”

紧接着又是一段蜜汁沉默……

博多:冷漠.jpg

小夜:吓得宝宝柿子都掉了.gif

被被:懵逼.jpg

英泽:泪汪汪.gif☜(绝对是错觉)

“那,那倒不用……”博多清了清嗓子说。

“那……我剁了它……”英泽像是下了特别大的决心似的,“小财迷你本体借我一下……”

“那个,打扰一下……”围观了半天的被被终于忍不住插话:“虽然我是仿品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就算您是主上也不能随便做那种事啊!”

“哈,哪种事?”这下轮到英泽和博多懵逼了,“我(他)做了什么?”

“就是,就是……就是你们在说的那件事啊……”被被一边说,脸居然红了。

但英泽是何许人?他瞬间就get到了那个点,于是连忙解释。

“其实,那件事是因为我手抖,不小心花三万小判买了个景趣,因为咱们本丸本来就不宽裕,所以博多很生气,正在对我说教……”

“嗯嗯,就是这样。”博多点点头表示赞同,“所以为了我们逝去的小判,我要罚主上您跪小判一小时,来好好体会我们远征挣小判的来之不易。”

“至于那个‘剁’,是指剁手啦……”英泽补充,“被被你想哪去了?”

没想到是自己会错了意,被被尴尬地耳根发红,直接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白馒头。

“哈哈哈哈哈……被被真可爱啊。”英泽笑着说,“不过这个景趣买都买了,又不能退货,还是换上吧,手不能白抖!”

“哈哈,好啊~主上也很可爱呢……”博多同样“和善”地笑着说,“所以,请主上赶紧接受惩罚吧。”

于是,博多坐在英泽房间的廊下,和小夜还有被被一边喝茶一边聊天,时不时还和一旁跪在小判堆上的英泽说笑几句。

英泽: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敢说qwq

路过的爷爷:“哈哈哈哈哈……今天的本丸也很和平呢。”

=======================
这个梗是真事,因为我手抖不小心买了个景趣,结果我好不容易攒的小判从六位数到了五位数qwq

七花达成ヾ(✿゚▽゚)ノ

我,这是,欧了?
六连两个孤剑?

【疯本丸】达拉崩吧

纯粹无聊弄得产物……
总之大家看看开心开心就好辣ヾ(✿゚▽゚)ノ

很久很久以前
英泽突然出现
带来麻烦带走了鹤丸又消失不见

本丸十分混乱
刀帐谁最勇敢
一把打刀赶来
(为了形象没有)大声喊

我要
两个特上金蛋
一匹骏马花柑
还有一个御守
把两大祸害抓回到面前

大家十分高兴
忙问他的姓名
打刀想了又想
他说
各位我叫
歌仙兼定风雅至上白被单超赞
再来一次
歌仙兼定风雅至上白被单超赞
是不是
歌仙兼定风雅至上白被单超赞
对对
歌仙兼定风雅至上白被单超赞

打刀歌仙兼定
骑上骏马花柑
带着刀男们的希望从本丸里出发

打开一个宝箱
获得绿色液体(风油精)
歌仙有点无语
但没有放弃

偏远神秘郊外
阿津贺志山脉
一路艰难伴随
路边倒下的溯行军

闯入敌军王点
英泽和搞事鹤丸
歌仙拔出本体
英泽说

我是
风间英泽热爱作死风油精赛高
他是
鹤丸国永搞事老人一身白就好
我们只是在
时间溯行军的王点研究新蛋糕
绝对没有
想制造混乱害得本丸鸡飞狗跳

于是
歌仙兼定风雅至上白被单赛高
(用刀背)砍了
风间英泽热爱作死风油精赛高
还有
鹤丸国永搞事老人一身白就好
拿到了
风油精薄荷青椒味原谅色蛋糕

最后
歌仙兼定风雅至上白被单赛高
抓住了
疯本丸的两大祸害英泽和鹤丸
带着
风油精薄荷青椒味原谅色蛋糕
回到了
非得要死吃枣药丸蛇精疯本丸

大家听说
歌仙兼定风雅至上白被单赛高
抓回了
疯本丸的两大祸害英泽和鹤丸
就把
风油精薄荷青椒味原谅色蛋糕
塞给
疯本丸的两大祸害英泽和鹤丸

风间英泽,鹤丸国永
吃了风油精蛋糕
他们觉得味道很怪
决定让大家都尝尝
结果遭到大家拒绝
还让他们自己解决
最后他们没办法
全部都扔掉了

【疯本丸】当婶婶与近侍交换了身份……

#一如既往地重度欧欧西#
#近期文力负值(说的你好像有过似的……)#
#日常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鬼#

#英泽刀化被被人化#
#英泽二花打,被被审神者#

盛夏的阳光即使是在清晨也异常炽热,但是这并不影响那些喜欢锻炼的刀剑男士们锻炼的热情。

正在晨跑的山伏国广路过审神者房间的门口时省了开门的步骤,直接将夏日阳光“温柔”地送进了英泽的房间。

“カカカカカ……兄弟起床啦!!还有主上也快起来啦!一起来修行吧!!”

昨夜负责寝当番的被被听见自家兄弟们声音,不出所料地将被被蒙的更紧。

正做着研发各种风油精系列诡异食品的英泽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不情愿地坐起来,抱着怀里的本体刀打了个哈欠:“哈欠~~这么早啊山伏君~~我昨晚修仙,现在还没睡醒呢。”

山伏豪爽一笑:“カカカ……并不早啊主上,生命在于修行,修仙有害健康……等等,主上您抱着的是什么东西?”

“哈?这有什么啊,本体刀啊……你们不都有嘛?”英泽又打了个哈欠,准备接着睡。

“等等,本体刀?”大概是因为早上起来没睡醒,过了三秒钟英泽才反应过来:“nm劳资是审神者哪来的本体刀啊!!!”

英泽这才从迷迷糊糊的状态中清醒,他仔细观察着自己的本体刀:白色的刀鞘上系着银色的穗子,雪亮的刀身上分布着绮丽的刃纹——这是一把乱刃打刀。

“啊,原来我变成了刀啊。”英泽好奇地敲敲本体,发出一阵好听的叮叮声。“可是本丸没有审神者的灵力维持很快就会瓦解,这么说该不会……”

于是英泽去掀一旁把自己用被被裹得很紧的被被的被被,被被把自己用被被裹紧不让英泽掀被被,最后英泽还是掀起了把自己裹在被被里的被被的被被。

系统消息:玩家【英泽】战胜玩家【山姥切国广】,获得【被被的被被】一条。

英泽扔下被被的被被,看着被被披上他那条白色的被被。嗯,本体刀不见了。

“也就是说,我和被被交换了身份——我变成了近侍刀,被被变成了审神者?”英泽和被被四目相对,场面一度尴尬。

“没错就是这样。”药研喝了一口茶说,“我已经向政府问过了,目前还没有解决方案,只能委屈大将和近侍大人先这样一段时间了。”

“没事没事,偶尔换换感觉不也挺好的么?”英泽毫不在意地搂着被被的肩膀说,“不过你们的大将不是我,是被被才对。”

被被神情复杂地看了英泽一眼,没说话。

英泽内心:哈哈哈哈哈这下可好,不用处理那些文件,我就有更多时间去搞事啦!

被被内心:mmp这可怎么办?我可管不住我家主……近侍搞事。

药研扶额:“两位,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吧?请大将赶快安排今天的内番吧。”

听了药研的话,两人面面相觑。

英泽:“他在说谁?”

被被:“他叫的是大将,所以应该是你吧?”

英泽:“可是现在你才是审神者啊,我是你的近侍。”

被被:“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英泽:“就是很平常的啊,像这样balabala……”

药研:“……不管哪位都好,请快点吧。”

英泽&被被:“哦,哦……”

最后因为我们新上任的审神者,山姥切国广君不太了解工作流程,所以今天的内番是由近侍 疯间 风间英泽安排的。

(以下文字均为全员已经接受了被被变成审神者的背景……)

“真叫人为难,听说动物都很怕个头大的东西呢……”
“啊哈哈~~马也会喝酒么?给它喝了就不好了是吧?哈哈哈……”
——来自马当番的大太兄弟

“主上不会是……”
“把我们两个和镰刀搞错了吧?”
——来自不知道为什么被派到畑当番的胁差双子

“不知道大包平又在做什么蠢事呢?”
“哈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来自放弃手合番的喝茶老人组

至于被安排到洗衣番的明石国行和和泉守兼定?一个说自己懒得动,另一个说要是国广在就好了……总之两个人谁都没干。

路过的歌仙:“……安排这种组合做内番,主上是想搞事吧……哎不对,主上不会安排这种内番……果然是英泽君干的吧?”

乱入的导演:“歌仙君你真相了!”

忙完了内番,不管干没干活的刀剑男士们都准备吃饭。而当他们看到餐桌上摆着的一水的原谅色菜品时,都做出了同样的反应。

众刀剑男士:“为什么会是这种颜色?一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

于是他们又试了各种姿势开门,但是看到的都是一桌blingbling地闪着甚至还出现了颜表情的菜,纷纷表示无语。

“这TM什么玩意?能吃么?”这是他们面对上面挤了一层厚厚的薄荷味牙膏的纸杯蛋糕的反应。“这是上次英泽君做的原谅色蛋糕的升级版?”

因为这件事,刀剑男士们召开了紧急会议,会议的主题是:如何解决本丸两大祸害对本丸造成的各种混乱。

最终他们决定:成立白色恐怖组织抓捕队,队长由歌仙兼定担任。并且全员加入反白色恐怖组织委员会。

于是,歌仙童鞋从此多了一项苦差事。

审神者被被:“虽然我只是个仿品,管不住你,但是有人(刀)能管住你。”

【清安】行行重行行

#清光安定人类设定#
#竹马竹马设定#
#大型玻璃刀注意#
#跟标题基本上没关系系列#
#安定弟弟名字瞎起的,不好听别打我qwq#
#一如既往地欧欧西#
#只是咸鱼懒得更疯本丸所以拿其他东西混更系列#




“清光,快走!”

“一直走,不要回头!”

“只要出去了,它们就拿你没办法了……”

“啊?!”清光满脸冷汗地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的被褥已经被自己的汗水浸湿。“又是这个梦么……”

清光揉着发痛的额头,叹了口气。在三年前,他曾经在半夜的时候跑了出去,一夜未归,第二天早上却自动回到了家里。而奇怪的是他一到家就开始发烧,烧了三天三夜,第四天早上却自动病愈。后来他的父母问那天晚上他到底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可他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被那个梦搅扰得睡意全无,清光拉开门看了看外面:此时已是盛夏,但夜却并没有白天那样闷热;几缕薄云遮挡住了一轮明月,朦朦胧胧的月光透过云彩,在庭院中撒下了一层银色清辉;在月光照不到的地方,星星点点的,是夏夜的精灵——萤火。

感觉到这个场景有些许的熟悉,似乎……从前经历过一样。清光打算出去走走;但是因为被自家大人告诫过,午夜是百鬼夜行之时,不能出去乱跑,于是他打算去庭院中散散步,以消解时光。

清光披上外衣,来到庭院中。这是,庭院中的萤火虫似乎是发觉了他的到来,似乎是在为他指路一般,自动地排成了两条漂浮的线,从清光面前一直延伸到树林深处,不知道最终将会通往何处。

清光看着萤火虫指引的路,感觉到有一种东西在指引着他,他犹豫着要不要去看看。

但是清光是个好孩子,因为三年前的那件事吓到了他的父母,他被要求不能在晚上跑出去,无论发生任何事。

但是最后,好奇心还是占了上风,清光沿着萤火虫之路,慢慢地走向了森林深处。

萤火虫之路在一个转弯的地方散去了,一片小空地在清光的眼前呈现。大大小小的萤火虫漂浮在森林中,忽明忽暗,在林中薄雾的笼罩下,为森林增加了一丝神秘色彩。

一个穿着蓝色衣服,扎着马尾的少年,站在空地中央背对着他,少年全身都散发着淡淡的萤光,清光看不到他的脸,但是他却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熟悉感——他可以肯定,这个少年是他的故人。

清光想叫出他的名字,尽管异常熟悉却怎样也想不起来,结果却喊出了一个奇怪的音节。

“や……”

少年听到背后的动静,转过身来看向不远处的清光。这下清光才看清了他的面容:秀丽的面容,温和的蓝色眼眸,以及左眼下的泪痣……明明是异常熟悉的一张脸,但是就是叫不出名字,这让清光很难受。

“啊,是你啊。”相比之清光的惊讶,少年显得淡定很多,他对着清光微微一笑,“好久不见了呢,清光。”

“啊,好久不见……”清光下意识地回答道,“不对,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回去吧,清光。”少年叹了口气说,“你不该来这里。”

“所以你到底是谁啊?”对于少年的态度,清光有些不满,他忍不住问,“刚见面就赶我走什么的也太奇怪了吧!”

“……这样啊,看来你没有想起来我的名字呢……”少年看向清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的意思是……我不该知道你的名字?”清光对于他的反应有些奇怪,“虽然我看你很熟悉,但是我却想不起来你的名字,这不是很奇怪么!”

少年沉吟片刻,抬起头与清光对视,“嘛……虽然我并不希望这样,但是还是告诉你吧。”

“我叫,大和守安定。”

“大和守……安定?”听到这个名字,清光的头顿时变得剧痛,他扶住一旁的树才勉强没有摔倒。与此同时,一些并不属于他的记忆在他的脑海中炸裂开来。

“清光,快出来!”安定轻轻敲着清光的房门喊清光。结果半天都没反应,于是安定直接钻进了清光的房间,掀了他的被子。

“干嘛啊安定,大半夜的叫我干嘛?”清光揉着惺忪的睡眼,有些不满的嘟囔着。

“出去看萤火虫啊,”提到萤火虫,安定的眼睛瞬间变得亮晶晶的,“夏天森林里的萤火虫可好看了呢!”

“不去。”清光抓起被子又钻了进去,“睡不好觉会变得不可爱的!”

“不会的,清光怎样都很可爱。”安定再次掀起了清光的被子。

清光还是想睡觉,抓住被子不放手:“听我妈妈说,午夜是百鬼夜行之时,小孩子不可以乱跑的。”

安定微笑着再一次掀开了清光的被子:“那都是骗小孩的,再不起来首落你哦!”

最后的结果是,安定拉着哈欠连天的清光,在没有吵醒加州夫妇的情况下,偷偷摸摸地出了门。

两个人来到了森林深处,看到了许多绚丽的萤火虫,很美。

那时,安定拉着清光对着萤火虫许愿:他要和清光永远在一起。

许完愿,清光困得急着回去睡觉,安定因为看完萤火虫之后心满意足,拉着清光就往回走。

但是走着走着,他们发现自己迷路了。无论往哪边走,都会回到他们看萤火虫的地方。

“……啊,看来你妈妈说的是真的……我们怕是撞上鬼魂了。”安定终于放弃了找路,拉着清光坐在一棵树下休息。

“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了,该想想怎么出去才是真的。”清光一边揉乱安定的马尾一边说

“听我妈妈说过……萤火虫曾经是是死去的灵魂,他们找不到回家的路,就在森林中四处游荡,困住过往的行人,让他们永远留下陪伴自己,最终也化作萤火虫……”安定喃喃道。

“已经很吓人了你就不要再说了!”清光打断安定说。

“呐,清光。”安定突然拉住清光的手,“你怕不怕?”

清光被安定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我还好,你呢?”

“鬼魂我不怕。”安定松开清光的手,看向不远处的一只萤火虫。

“我怕的,是失去你啊。”

一阵风掠过树间,带动着叶片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搅动了林中萤火,纷纷向一个方向飘去。

风吹动着安定的发丝,清光看向他,却看到了他眼中的一抹坚定。

良久,安定终于站了起来:“清光,我知道怎么出去了。”

“啊,怎么出去?”清光问。

“看到那些萤火飘走了么?是风驱散了萤火。”安定指向风吹来的方向,说,“所以,只要一直沿着风的方向,就一定能出去了。”

“哇,安定你好聪明。”清光笑着说。

“那么,你去吧,朝着风的方向走。”安定说。

“等等,如果我走了你怎么办?”刚走了几步的清光想起了什么,回头问安定。

“啊……是这样。”安定轻描淡写地说,“我要留下来吸引萤火虫,不然我们都逃不掉的。”

“不行!要走一起走!”清光说着,拉住了安定的手。

“不,清光。”安定转身面向他,“是我坚持要带你来的,所以这应该是属于我的惩罚……快回去吧,你不是还想睡懒觉么?”

“还睡什么睡啊,除非你答应我一起回去!”清光说。

“不好好睡觉可是会变得不可爱的。”安定无奈地笑笑。

“谁管他,走不走,不走首落你哦!”清光拉着安定不放手。

“……清光”安定似乎是决定了什么,把清光推了出去,“快走,不要回头!”

被安定推了出去,清光跌坐在地上,看着追过来的萤火虫慢慢地将安定包围,他还想要去找安定,却被安定的话直接镇住了。

“加州清光!!”安定似乎是生气了,“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就快点离开这里!!”

“安定,我……”清光咬牙,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清光,快走!”

最后看了安定一眼,清光终于下定决心,转身向出口的方向跑去……

“一直走,不要回头!”

安定的身体在渐渐透明,但是他的脸上却浮现出淡淡的微笑。

“只要出去了,它们就拿你没办法了……”

清光跑啊跑,不知跑了多久,终于跑出了森林,在看到心急如焚的爸爸妈妈时,他累的晕了过去……

在清光从森林里出来后,他发高烧烧了三天三夜,而在第四天却不治而愈。这件事吓坏了他的父母,并且对他做出了强制要求:以后晚上不能出去乱跑。

清光虽然出来了,但是他最在意的是安定,于是他和大人们说,安定被萤火虫困在森林中了,要赶紧去救他。但是无论是谁都否认有“大和守安定”这样一个人,包括大和守夫妇。

清光这才明白,安定不是被困住了,也不是死了,而是,消失了……

“不会的,如果不是他,我就已经死在森林里了……”清光依然执着地对父母说安定的事。

“那么,你说的‘他’是谁?”最后被儿子说的没办法的加州先生问。

“‘他’啊,他当然是我的朋友,や……”说到一半,清光突然停住了,“……叫什么来着……为什么想不起来呢?”

直到最后,清光也没有想起来,那个人的名字。这件事也被加州夫妇当成清光在森林里所做的一个梦罢了。

只不过,在这之后,清光时常总会做这个梦。梦中,蓝衣少年站在他面前,笑得异常温和。他们手拉手,一起对着漫天萤火虫许愿,说要永远在一起……

每次清光在这个梦醒来之后,都会发现自己的冷汗浸湿了衣襟。他也曾无数次回忆起梦中少年的模样,却无数次以失败告终。

“……原来是这样么?”清光看向站在自己身旁,一脸关切的安定,说,“我全都想起来了。”

“我不希望是这样的,一旦你想起来,你也要留在这里了……”安定摇摇头说,“但是啊,你太执着了,非要回忆起那些,我拦不住你。”

“呐,安定,你怕不怕?”清光突然问。

“怕?”安定摊手,“我已经变成萤火虫了,我还怕什么?”

“我怕。”清光突然抱住了安定,相比他自己,安定比他小三岁的身体显得那么娇小。

良久,清光才开口:“我怕再一次失去你……”

“清光……”安定看了看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所以,哪怕是和你一起留在这里,我也无所谓了。”清光说,“只要有你,我就不怕。”

安定突然说:“清光,我有个请求。”

清光依然抱着安定不松手:“你说吧。”

“你能不能……破掉萤火虫之阵?”安定看着他的眼睛,神情坚定,“你可以,也只有你能做到。”

“如果破掉阵,你会回来么?”清光问。

“不,我会成佛。”安定说。

“那我拒绝。”清光说。

“清光。”安定突然抓住清光的袖子,“你知道萤火虫之阵是怎么出现的么?”

见清光摇头,安定继续说:“不错,萤火虫之阵,的确是由死者所化的萤火虫形成的。”

“但是,之前那个传说,我还有一半没说完。”安定话锋一转,“死者化为萤火虫,但是如果他们找到了回家的路,就能成佛。可是如果生者对于死者的执念过强,就会让原本可以成佛的萤火虫化形,永远徘徊在森林中,就像我这样。”

“你,你的意思是……”清光松开了抱着安定的手,往后退了一步,“是我害得你无法走出去?”

“啊,不要在意,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安定笑笑说,“因为你把我当成真正的朋友,所以这么在意我,我很开心。”

“但是,如果萤火虫之阵一直存在下去,就会有更多的人变得像我一样。”安定继续说,“我希望这种悲剧,到我这里画上句号。”

“你总是这样,虽然有时候有点腹黑,但总之是个为他人着想的家伙呢。”清光无奈地笑笑说,“那么,我要怎么做?”

“很简单。”安定说,“你只需要放下对我的执念,这阵就会自动消散。”

“抱歉,做不到。”清光说,“你已经成为了我记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若要放下执念,唯有消除记忆。”

“那就消除记忆吧……”安定说,“只是,你真的心甘情愿么?”

“怎么可能?”清光叹了口气,“但是为了不让更多人中招,那就没办法了。”

“嗯……那么,我要开始咯。”安定一边说着,指尖上出现了淡淡的蓝色萤光,他轻轻一指,萤光便从他手上落下,环绕着清光。

“完全清除还需要一些时间。”安定坐下,“那么这段时间,来跟我说说大家的事情吧。”

“好。”清光也坐下了,那道淡蓝色的萤光也跟着下降了一些。

“我的爸爸妈妈……他们还好么?”

“他们很好,听说你妈妈又怀孕了,你要做哥哥了。”

“啊,是么?那真的是太好了呢!你的爸爸妈妈呢?”

“他们当然也很好。”

“长曾祢大哥他最近怎么样?”

“虽然还在和他二弟吵架,不过听他三弟浦岛说好像已经缓和很多了。”

“那堀川呢?”

“听说堀川有了个男朋友,叫和泉守兼定。”

“这样啊……哈哈哈……”

淡蓝色的萤光开始渐渐变紫——那是蓝色染上了红色。安定的身体也在渐渐变得透明,消失的地方逐渐化作萤光,散落开来。

“呐,安定?”

“嗯?”

“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我啊,有不喜欢的人。”

“谁啊?”

“你啊,加州清光。”

“哈!为什么?”清光听了安定的话瞬间不淡定了。

安定看着清光的反应,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凑近清光的耳畔,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因为啊……我爱你……”

淡蓝色萤光完全化为紫色,伴随着已经完全化作萤光的安定,向着夜空漂浮而去。

清光看着漫天飞舞的萤火,喃喃道:

“再见了……他叫什么来着?”

随后,他走出了森林,回到了家里。

五年后

清光坐在回廊下看书,突然被一双小小的手捂住了眼睛。

“清光哥哥,猜猜我是谁?”稚嫩的童音出现在他的身后。

心中早已知道是谁,但是清光为了哄他开心,故意装作思索了一下,说:“要我猜的话……是安宁君,对不对?”

“哇,清光哥哥好厉害,一下子就猜到了!”隔壁家的孩子,五岁的大和守安宁一脸崇拜地看着清光。

“这也没什么啦,因为安宁很可爱啊,一下子就能猜到。”清光揉了揉安宁扎起的小马尾说,“安宁就像他一样可爱呢。”

“清光哥哥?”安宁眨巴着蓝色的大眼睛问,“‘他’是谁啊?”

“呃?”清光一愣,不知该如何作答。

他看向庭院中的那棵树,此时恰好有一阵风吹过,带动着叶片哗啦哗啦地响。

“对啊……”

“‘他’,是谁?”

【吐槽】关于yz说几句

中国上海中国上海最恶心运营倒闭了
中国上海最恶心运营辣鸡yz倒闭了
王八蛋王八蛋yzyz天天骗氪天天骗氪
欠下了欠下了一堆氪金道具带着骗的RMB跑了
我们没有没有办法办法
只能祝你赶紧飞妈
不仅要祝你赶紧飞妈
还要祝你原地旋转爆炸
一次两次三次四次
统统爆炸统统爆炸
yz王八蛋王八蛋yz
你不要你不要你不要脸
我们辛辛苦苦给你辛辛苦苦给你氪了好多钱
你你你天天骗氪你你你还我还我血汗钱
还我血汗钱

==========================
之前yz吞极化道具好几次,骗氪那么多次,还有各种bug,那么多次我都忍了没说什么,但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我真的忍不了了!你真的很棒棒哦科科。

可能我的想法过于偏激,但是这些话我真的憋了好久没说了。

我只是个普通的咸鱼婶,只想安安静静地玩我的游戏。我只是表达一下我的个人观点,目的不是引战,虽然我不惹事但是我也不怕事,不服来理论啊!

我,好像是秩序邪恶……

烨子_我的良心在隐隐作痛:

秩序邪恶哈哈哈,没有以后了哈哈哈
我也不想这样啊_(:з」∠)_

鹤白、:

哇塞我把混沌的都占了一遍诶

宋云璟_篮子里装了一个世界:

那个...我是...各位
我是混沌邪恶...
【捂脸】

叶墨言:

混沌邪恶,满脑子开车但是苦于年纪没有驾驶证【闭嘴吧你】

莫上杉:

秩序邪恶,和秩序中立。
反正我不填坑

一曲镇命:

妥妥的中立邪恶www挖坑无数,万剑诀永远读条中x

Muize.lupe:

中立邪恶务必带我一个,楼下少雍爸爸带我飞👇
顺带一提这个转发真厉害!

少雍:

是中立邪恶()

苏我乙树:

我觉得我是邪恶……

叶折缙:

那个……各位大佬……我……

我有良人在长安:

emmm你们觉得我是哪个?【乖巧】

奶·挖坑不填·芙:

我……我是啥?
想问下,你们觉得我是?

沉默寡言周哈哈🔥:

秩序善良。

SUGAR-失踪人员:

告诉我!!我是哪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蘋果瑜:

秩序邪恶。……

蘋果餐:

混亂邪惡(。

一瓶假酸🍎:

我。。应该是绝对中立(?)所以今天依旧没发摸鱼- -(瘫

镜澪愔:

相信我!(我是混沌善良waaa꜆꜆٩̋(≖╻≖‧̣̥̇)۶ૈ)

庭院森森森几许:

秩序中立和混沌邪恶hhh

神烦鱼子君:

从秩序邪恶转成善良行列【真是神奇】

疯子and正常人:

我似乎,也是秩序邪恶哈哈哈哈哈哈【喂

七原罪__你充满了决心:

我觉得我是绝对中立。
就喜欢甜的好好的措不及防捅你一刀,就喜欢连载了十几章突然失忆开新坑,我凭本事开的坑捅的刀做的小甜饼,你们爱不爱我,爱我就吃下去,爱我就跳下去。
ヾ(๑╹ヮ╹๑)ノ"想吃小甜饼?好喔。
ヾ(๑╹ヮ╹๑)ノ"想吃甜肉肉?好喔。
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三月山茶:

我的情況很明顯是秩序邪惡x

我們是我們的。:

覺得好玩來湊熱鬧
除了善良那排我沒有,其他都有,依照文章定位各屬性皆有只是比例問題

目前狀態:用全世界的惡意來疼愛日向(

小六:

看上去好好玩儿~
我应该是混沌善良吧⁽⁽ଘ( ˊᵕˋ )ଓ⁾⁾

外城:

秩序中立+絕對中立……吧?
興致一來就會看到我那陣子拼命趕工,燃盡了就拖稿……(望天)
希望快點忙完三次元打事,不然都沒辦法寫苗日和電話……(難得有點幹勁了)

呓涵噗噗噗:

个人感觉秩序中立or混沌善良。。。
发刀是想过,但是太懒了不发了😂

莫哒晓哒白:

我是谁?我在哪,不知道啊....

我只知道刚入坑时我善良到爆炸,现在死不填坑死不搞事....

深海咸鱼:

 我:真·秩序善良【液

水源 凌:

我一定是秩序善良wwwww(被打

残雪柠:

     秩序善良➕中立邪恶(自己凭本事挖的坑为什么要填?)      
我是坏太太哈哈哈哈哈o3o      

浅岚April

混沌善良or秩序中立。yeah!

雨御Missing:

以前的我是秩序善良,未来的我……秩序邪恶还是中立邪恶……

南肆@轻舟粥:

混沌中立?……还是中立邪恶……?

沒卵用的梧桐:

我想我是混沌善良的(笑)

佰草君——沉迷背单词:

我大概是秩序邪恶和中立邪恶

dark bell:

我们的目标是!

秩序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