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渊国广

小生南溟有渊,叫南渊或者有渊也可以,随你喜欢‖本命被被‖已经解(tuo)放(jiang)高三狗一只。

大家好,小生又回来了,高考结束后躺尸好久才出现(其实是一直在补番),这次又带来了一个纯正无毒(你们信就好)的小短漫,请大家放心食用(喂!)


画风清奇欢迎吐槽嗯

给所有的高考生,同样也给自己,高考加油!!

大学入試に頑張ります!!!

(画渣表示qwq)

把e4刷爆,终于……






(珠子我是没指望了,不过有sada酱也很棒咯~)
(不枉我一二队天天修)

关于过去,充满阴霾不愿提起;
关于未来,长路漫漫无从可知;
人生太短,短到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时光太久,久到生生世世都不够忘记。









丢个梗,以后码
(来自某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的作死高三狗)

【清安】惜·守(番外)

这是上一篇文的番外
#新人练笔,辣眼睛#
#清安属于你们,ooc属于我#
#某辣鸡文手的日常#











======================
“哈欠~”大和守安定打了个哈欠,同时伸伸懒腰,今天他终于获准离开手入室,今天他心情不错,最少比前几天要好。
他其实早就表示自己已经没事了,但是由于婶婶表示依旧不放心,又硬生生地让他躺了两天手入室而不能出阵,导致我们的大和守·想出阵·不想躺手入室·宝宝要出阵不然宝宝不开心·安定有些不高兴。
在呼吸着本丸院子里的新鲜空气时,安定遇到了一个漂浮的白被单,哦不,是正好路过的近侍山姥切国广。
在向安定微微颔首表示问候之后,山姥切国广就一直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他,看得安定都不安定了。
安定也觉得奇怪啊,山姥切国广这个闷骚怎么会一直这样盯着他看,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沉默良久,山姥切国广才缓缓开口:“祝福你们。”
安定内心:欸?什么情况,祝福什么?我和谁?怎么回事?
还没等安定问出来,山姥切国广就直接走过,去往主公的房间了,留下安定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到底怎么回事啊……”安定一头雾水地走在回廊上,正好撞见了粟田口家的乱和厚。
“哎哎?这不是大和守先生嘛?”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地看着安定,眼睛里闪着小星星,“您和加州先生怎么样了?发展到哪一步了?”
“呃,这个嘛,我们现在已经……哎等等?你们什么意思啊?”被乱带跑了的安定这才反应过来。
“大和守先生您就不用隐瞒了,我们都知道了哦。”厚接茬说,“您喜欢加州先生吧?喜欢就说出来嘛,不用藏着掖着的,大家都支持你们的。”
“谁,谁喜欢那家伙啊……”安定慌忙掩饰,但是脸上的红晕却出卖了他。“等等,你们都从哪知道这些有的没的啊?小孩子知道这么多可不好哦!”
“但是,和我们比起来,大和守先生才是小朋友吧?我们都是镰仓时代被锻造出的,大和守先生是江户时代才出生的吧?”乱反驳道,带着一个狡黠的笑容。
“……”安定说教不成反被噎,他扶额表示很心累。
“这件事是鹤丸先生告诉我们的,估计现在全本丸都已经知道了吧?”乱一边笑着说,一边拉着厚跑去找药研了。
“原来如此……”安定笑着想,只是攥紧的拳头上有青筋暴起,“看来需要好好和鹤丸先生增进感情了呢……”
(系统消息:你的好友【大和守不安定】已上线)

“……所以就是这样哦,这还真是吓了我一跳呢。”鹤丸正眉飞色舞地和三日月讲述着他昨天看到的情景。
“呐,鹤,你看。”三日月指了指后面,“后面有客人哦。”
“啊,好……”鹤丸刚刚转过头,正好对上了安定“河鳝的微笑”。
“天气不错啊,鹤·丸·国·永·先·生?”一如既往的和善微笑,但是这鹤丸眼中却变得无比可怕。
“呃……是啊,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拜拜!!”鹤丸找了个借口,迅速逃离了安定的“魔爪”,速度快到让人怀疑他是否真的是太刀。
“切,跑的真快。”安定鼓起嘴巴嘟囔着。
“哈哈哈哈哈……年轻人有活力真好啊。”三日月笑着喝了一口茶。

“呼,得救了,真是吓死我了。”见安定没有追过来,鹤丸擦了擦根本不存在的冷汗,却发现自己正站在浴池边,和池中正在泡澡的人的一双红眸相对。
“呃……这么巧啊,加州君。”鹤丸尴尬地打了个哈哈,心想怎么刚送走了安定又碰上清光,自己最近这么背,看来自己有必要去找石切丸清除一下污秽了。
“盯着我裸体的人,去死吧!!”伴随着清光的一声咆哮,鹤丸国永化作了天边的一颗明星。
(系统消息:【鹤丸国永】中伤)
正在和近侍山姥切国广一起喝茶的婶婶接受到了消息,无奈地叹了口气。
“嘛,看来这次修理费又要爆炸了。”
阳光很温暖,风儿很温和,初夏庭院中的景象生机勃勃,刀男们玩得很快乐,偶尔会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传过,给本丸增添了一分温馨之感。
“不过,今天的本丸也依旧很和平呢。”她笑着,咬了一口团子。
茶杯中,有茶梗竖起,看来今天又是一个好日子呢。

【清安】惜·守

【清安】惜·守
#冲田组中心#
#新人练笔,辣眼睛嗯#
#重度ooc患者嗯#
#冲田组属于你们,ooc属于我#
#来自某辣鸡文手的日常#






=========================
血红色。
飞溅,泼洒,渲染,遍地的血红色,散发着妖异的暗红色光芒,衬托着昏暗的室内分外诡异。
大和守安定惊诧地打量着四周。如此惨烈的场面,能够让他联想到的只有一件事。
那就是元治元年六月五日的池田屋事件。
那年,冲田总司在池田屋事件中由于肺结核而昏倒,并且在不久后去世。
那年,加州清光在池田屋事件中折断,被指定为不可修复品,再也没有回来。
那年,大和守安定在池田屋事件之后,永远的失去了两个最重要的人。
元治元年啊,真是个让人不愿回忆起的年代……
“不过,为什么?”安定看着眼前的景象若有所思,“当年的事件,我明明没有参加……可是,为什么我又会出现在这里呢……”
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有些透明,而且在场的人们似乎也看不到他。看来他是以旁观者的状态出现在这里的。
“如果这里真的是池田屋的话,那么冲田君也一定……”安定这样想着。
“哦啦哦啦哦啦——!!”安定正想着,伴随刀光剑影,一个个浪士接连倒下,高马尾的青年从众尸体中走出,身旁还跟着一个少年。两人浅葱色羽织上染上了点点暗红。两人背靠背,面对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敌人。尽管没有任何言语,惊人的默契使两人同时出手,斩杀敌人。
看到熟悉的浅葱色羽织,安定深蓝色的瞳孔骤缩,“冲田君……真的是他……还有清光……”一滴晶莹的泪水夺眶而出,滴落在地板上,发出一声不算响,但是很清脆的响声。
“……”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加州清光转过头,正好看向安定的方向,红宝石一般的眼眸中带着些许疑惑,连安定都不确定他是否看见了自己。
“清……”正在安定尝试着去呼唤清光时,不远处的冲田总司突然倒了下去,他勉强用手中的清光本体撑住身体,伴随着剧烈的咳嗽,他下意识地捂住嘴,却发现手心那一抹刺目的红色。
“冲田君!!”见冲田总司吐血,打刀的付丧神连忙冲过去扶起他。安定也想帮助他,但略显透明的双手却穿透了冲田总司的身体。
“啊,我都忘记了。”安定讪讪地收回手,无奈地笑了笑。“我只是个旁观者,是无法触碰到他们的……”
“……”正在安定沮丧的时候,却正好对上了一双红色的眼睛。清光看着安定,眼中带着三分惊诧,以及七分“果然如此”的奇怪情感。
“你……”
一个完整的字还没吐出,清光便抬手挡下了一个敌人的攻击。但是由于攻击力道过大,清光本体刀上竟然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裂痕,同时付丧神的颈部也出现了同样的伤痕。
“清光!”安定想要冲过去检查清光的伤势,但想起自己只不过是个幻影,尽管不甘,但只好作罢。
“哎呀哎呀,变得不可爱了呢。”清光惋惜地抚摸着自己本体上的裂纹,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对着冲田总司和安定的方向笑了笑,但又好像是在喃喃自语,“不过你们不会抛弃我的,对吧。”他一边微笑着,身体却渐渐化为无数光点,变得愈发透明起来。
“清光,不……”冲田总司想要抓住清光,不让他消失,但是他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在他猛烈的咳嗽并且再次咳出一大口血后,他体力不支,昏了过去。
“不,不要!冲田君……清光……”安定刚想要跑过去,却听到什么东西被刺穿的声音,同时伴随着腹部传来的剧烈疼痛,他清楚地听到自己的本体刀上也传来碎裂的声音。
“不,不可能的……我并不属于这里,为什么会……”
头脑变得昏昏沉沉的,渐渐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身体失去平衡,像一片枯叶一般落在地上,眼前的景物逐渐模糊,最后陷入了一片黑暗。
一切,归于沉寂。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定的意识渐渐复苏,他感觉自己身处一片黑暗中,没有光芒,没有方向,只有远方的不知是谁的声音传来。
“……安定……”
咦……谁在叫我……
“……安定……”
好熟悉的声音……咦?
“……大和守安定!!”
“啊?!”安定猛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手入室单调的天花板,以及眼睛红红的加州清光。
“啊,醒了啊。”见安定醒了,清光转过身去,接着擦他的爪红。
“咦?清光……你,你不是碎刀了么?”揉了揉眼睛,又戳了戳清光的脸,在确认眼前的清光的确是清光本人后,安定原本就很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什么啊?什么就我碎刀了?”听了安定的话,吓得清光把爪红直接涂了出去,他慌忙拿了张纸巾擦掉。“真是的,吓得我都涂出去了。”
“可,可是……”安定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转过身的清光直接压住,想动却动弹不得。
“你开什么玩笑?难不成你忘记了?差点碎刀的可是你啊!!”清光几乎是咆哮着喊出了这句话。
“啊?我?”这下轮到安定懵逼了。
“啊,是啊。当时你忙于应付面对着你的敌人,却被敌方的一把大太刀刺穿了腹部。尽管这次出阵我们胜利了,但是损失惨重,特别是你,受了重伤,昏迷了整整三天啊。”清光松开安定,重新回到桌前,同时假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但微微泛红的眼角却出卖了他。“真是的,别做这么危险的事,让人担心啊……”
“啊,这样啊……抱歉,让大家担心了。”安定低下头道歉。
“我倒是没什么,这句话你还是等恢复了再和大家说吧。”清光举起刚刚涂好的爪红,满意地看了看。“话说你到底梦到了些什么啊,哭的那么难看。”
“我刚才做梦,梦到了当年池田屋事件的现场,梦到了冲田君,还有你……碎掉的场景……”安定黯然。
听了安定的话,清光放下爪红的小瓶子,重新坐到他身旁,把安定原本整齐的刘海揉乱,说:“放心吧,这种事不会再发生第二次了。”
“嗯。”有了清光的承诺,安定感觉安心了许多。
“安定。”清光握住安定的手,宝石般的红眸中透出认真的神色。“虽然冲田君已经不在了,但是我还在。我在此向你承诺:我会和你一起,永远作为冲田君的爱刀,守护好主公,守护好历史,守护好这个本丸以及本丸里的大家,守护好一切你我最为珍视的东西。”
清光一边说着张开双臂,将安定搂在怀里,同时贴近对方红的像自己的爪红一样的耳根,说出了一句话。
“以及,守护好你。”

“加州君,大和守君他怎么样了,他……”当鹤丸国永推开手入室的门,看到的却是这样的一幅场景:
两个年轻的付丧神依偎在一起,蓝衣少年在红衣少年怀里缩成一团,两人相拥,在沉眠中还带着淡淡的微笑。午后的淡金色阳光在地板上肆意流淌,染上了两人的衣服和脸上的笑容,衬托出一种宁静的感觉。
“啊,这还真是让我吃了一惊呢。”鹤丸国永笑了笑,关上了手入室的门。
“看他们的笑容,应该是做了什么美梦吧,所以还是不打扰了。”关上门,鹤丸一边笑着一边想,“那么,接下来去吓吓谁比较好呢?”
从鹤丸没有关好的门缝中,漏过一缕阳光,照在两人脸上,也照进了两人的梦里。
在梦里,冲田总司在向他们两人招手,他们手牵手,共同走向那光芒来的远方。

-因心有所惜,乃守之永恒-
-惜之,守之-

-Fin-
====================
唔呼呼~各位好啊,这里南渊,只是个辣鸡文手(可能连文手都算不上),第一次发文有点紧张,有什么问题欢迎提出,小生会改的(鞠躬)

接下来还有番外,欢脱向的嗯,脑洞清奇,我争取下午之前码出来嗯。

一个刚入坑两个月的萌新报道

各位dalao们好,小生南溟有渊,叫南渊或者有渊都可以的,随您喜欢。
(有人也叫我舞缭篙市清嗯)
入刀乱坑两个月第一次冒泡,今后可能会在各种地方看见我乱跑,没事不用理我,我就是个“风(疯)一样的男子”嗯。
总之请多指教了(鞠躬)

#别闹了,洗洗睡吧,看看谁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