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渊——世界一番の鹹魚

こんにちは,僕は南淵です~~
(辣鸡)文手+(渣渣)画手一只。
缘更画手/写手(ntm
吃的cp比较多,想起啥来搞点啥(喂

[雷卡]与神之恋·起-遇

#私设如山,意识流+ooc,不能接受请绕道#
#日式物语风#
#清新虐,HE#
#本系列只是练练我糟糕的文笔,我知道我写的烂,求不喷qwq#
#如果写的还算可以的话就算党费吧(小声bb#
#人类少年雷x付丧神卡#
#有年操#
#本篇为与神之恋中的第一篇#

——若能接受请往下翻ヾ(✿゚▽゚)ノ——


















“你知道么?学校后山上有座神社呐!”

“哎,不可能吧?我从小在这里长大,有神社什么的我不可能不知道的!我可从来没听说过这附近有什么神社。”

“不不不,是真的!前几天三班的白井去后山找他家走失的猫,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神社呢。”

“居然有这种事……那神社里供奉的是什么神明呢?”

“不知道啊,我听白井说那神社破破烂烂的,庭院中有一棵超级茂盛的樱花树,枝蔓疯长到几乎遮蔽了小半个院子,怕是已经荒废许久了呢。”

“啊,这样啊。”

“不过神社虽然年久失修,但白井却看到庭院里有个人影哎!”

“荒废已久的庭院里的人影?如果不是妖怪的话就一定是神明大人了吧?”

“谁知道呢?白井说他当时也没看清楚,找到猫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哎,真可惜,我还真的想知道神明大人是什么样子呢!”

雷狮双手叠在脑后,饶有兴致地听着前面的两个女生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废弃神社的事情,额头上突然挨了重重一击。

“雷狮!我已经说了好几遍了,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安迷修收回敲了雷狮的手,一脸无可奈何。如果不是雷狮根本就没有在听他说话,他才不会做出这么不礼貌的动作。

雷狮揉着发痛的额头,对着安迷修翻了个白眼:“你刚才说什么?”

“啧,果然没在听啊……”安迷修摇摇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要不是老师安排他一定要管住这个不良少年,他才不会去招惹雷狮,“丹尼尔老师已经警告过你了吧,不要总是翘课!你的出勤分到现在都是零啊!”

“我不想在学校是我的自由,关他什么事?”雷狮撇撇嘴,“再说出勤分不是只占40%么?只要期末考试我拿到那60分不就行了?”

安迷修被雷狮的话噎得一愣,这才想起来这货就算是平时天天翘课,成绩也依旧是全班第一,满分什么的更是家常便饭,还是即使老师想给他挑毛病都挑不出来那种。

想想每天挑灯夜战到半夜一两点才能保持在第二名的自己,安迷修捂脸,心想:人比人气死人啊……

正在安迷修消沉的时候,雷狮不紧不慢地朝着校门相反的方向走去,头也不回背对着安迷修挥了挥手表示告辞。

“雷狮你去哪啊!学校在这边!”安迷修指着学校大门对雷狮喊道。

“这不是很明显么?逃课啊!”雷狮嘴角勾起一个张扬的笑容,扬手将手里提着的书包丢给安迷修,“帮忙保管一下,丢了要赔我啊!”

安迷修已经彻底拿雷狮没办法了,气得他只能挤出一个语气词表示气愤:“喂!”

“再不进去的话就要上课了哦!”雷狮伸出大拇指指了指教学楼顶层的钟楼,“班长迟到什么的,一定很有趣。”

安迷修一见已经这个时间了,顾不上把雷狮拉上,在慌乱中直接踩着铃声冲进了学校。

“嗯……麻烦的家伙处理完了,去哪转转呢?”雷狮看了一眼正在关门的看门老大爷,突然想起了刚才那两个女生的对话,心中有了主意。

“就去后山的神社看看吧。”

后山真的是荒芜了很久了,齐腰深的草丛里是各种小动物的藏身之处雷狮无意间差点踩到一只灰毛的小兔子,受惊后的兔子哒哒哒逃走了。

雷狮看着兔子消失的方向,什么也没说,继续前行。

茂密的深林遮蔽了天空,只有少许阳光从叶片间的缝隙漏入林间。这种深林往往是神话故事里各种神明的居所,在雷狮小时候,他的母亲就曾经告诫过他,不要贸然闯进森林,打扰神明大人的安宁。

但是雷狮不相信。

他一直认为这些神话故事都是大人们编出来骗三岁小孩的,就是为了让他们乖乖听大人的话。

但是很不幸,雷狮并不是那种愿意乖乖听话的小孩。

比起“做个不要打扰神明大人的好孩子”来说,他更愿意去亲眼看看,然后用事实狠狠地打那些大人的脸:神明根本就不存在,你们都是大屁眼子!

雷狮深一脚浅一脚地蹚着草丛,终于在一棵树下不远处踢到了什么,撞到了脚趾,很痛。“什么东西啊!居然敢绊我!”

他气呼呼地扒开草丛一看:竟然是一个倒塌的石灯笼。

“看在神社就在这附近不远了的份上,原谅你。”雷狮在心中暗自问候了石灯笼全家(石灯笼:??)之后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土,转身看向山坡的上方——那里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一串残破不堪的石阶。

因为脚趾实在是疼,雷狮只好找了根比较粗的树枝当做拐杖,一瘸一拐地跳上了山路。本来没有几级的台阶竟然让他足足花费了一个小时才上去。

到达山顶,雷狮一屁股坐在地上,把拐杖一扔,脱下已经被汗水浸湿的制服外套,捡了片树叶当做扇子扇着:“呼呼……累死我了。”

等他休息好了,雷狮这才开始注观察周围的环境:刷着朱红漆的鸟居因为岁月的侵蚀而有些残破,朱漆几乎脱落殆尽的基部被青绿色的藤蔓缠绕着,看上去竟然多了几分生机。

因为并不相信神明的存在,雷狮于是果断忽视了手水舍,径直进入神社内。

穿过斑驳的参道,雷狮注意到左侧的狛犬守护神已经掉在了地上被摔成了几块,而右边的还算比较完整。

“还真是残破啊,”雷狮这样想着,继续前行。

参道并不长,尽头就是拜殿。雷狮一边抱怨着这里的路破破烂烂实在是难走,一边在拐杖的帮助下艰难前行。

叮……

一声清脆的铃响吸引了雷狮的注意力,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的吸引住一般,他鬼使神差地望向参道尽头的拜殿。

拜殿前的赛钱箱边,一个人影斜靠在那里,依稀能看出来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他穿着白色的和服,外披一件浅黄色的羽织,虽然简单,穿在他身上却别有一番感觉。他赤着足,纤细的脚腕上用红绳系着一颗金色的铃铛。

少年侧着身,黑色的刘海垂下,正好遮住眼睛,却依旧能看到他完美的侧颜。他抬起手接住一只洁白的鸽子,阳光从他身后照过来,给他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金边。

看见这样好看的人,雷狮不由得看呆了。

忽然,少年似乎注意到了雷狮,他突然转过身,因为他的动作太大,手上的鸽子被震飞了,但他却丝毫没有在意,一张秀气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和惊喜。

“是你啊。”他看着雷狮一瘸一拐地来到他面前,眼中笑意渐深,湛蓝色的眼睛像雨后初霁的天空。

“你是谁?”雷狮有些奇怪,他并不曾认识这样好看的人,不知为何对方见了他确是一副重遇故人的样子。

少年一怔,旋即揉了揉眼睛,重新看向雷狮。当他终于看清楚雷狮的模样后,眼中的惊喜倏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淡的哀伤。

“抱歉,我认错人了……你不是他……”少年垂下眼眸,失望的神情溢于言表。

“我倒不是特别在意,。”雷狮挠挠头,突然对眼前这个少年有了兴趣,“我叫雷狮,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又一次抬头看了他一眼,带着不知是什么的复杂神情。良久,他才缓缓开口:“卡米尔。”

他突然注意到雷狮跛着的脚,皱了皱眉头,紧接着一道淡金色的光芒从他的指尖流泻而出,丝丝缕缕地缠绕在雷狮受伤的脚上,一瞬间雷狮被石灯笼撞得肿起来的脚趾恢复了原样。

“谢了。不过卡米尔啊……感觉并不像是神明的名字呢。”雷狮眯起眼睛,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卡米尔,“你不是神明大人吧?”

“我不是。”确定了雷狮并不是他在等的那个人之后,卡米尔的语气明显平淡了下来。

“看你的打扮也不像人类,如果不是神明大人的话,那就一定是妖怪了?”雷狮坏笑着凑近了卡米尔。

其实他也只是这么随便一问,和神明一样,他并不相信有妖怪的存在的。

谁知卡米尔居然点了点头:“嗯,我是妖怪。”

“准确来说,我是付丧神。”卡米尔走到拜殿前,拉住赛钱箱上方的绳子轻轻晃动,上面的铃铛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响声。

“本体居然是铃……”雷狮回想起刚才听到的铃响,心中明白了大概,“原来付丧神真的存在啊,我还以为是那些人编出来骗小孩的呢!”

“神明大人和付丧神都是真实存在的。”卡米尔松开绳子,铃在微微晃动几下后停止了响声。

“哎,这样啊?那现在神明大人应该就在本殿吧?我倒是想见见神明大人是什么样子的。”雷狮的脚被卡米尔治好了,也就生起了去本殿一探究竟的心思。

雷狮刚迈出两步就被卡米尔拦住了:“本殿是神明大人休息的地方,人类不能进去。”

“更何况,神明大人他……已经不在这里了。”

“哈?怎么这样。”雷狮对卡米尔话语中的落寞表示不理解,“既然他都不在了,你还留在这废弃的神社里干什么?”

“反正一直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不如你干脆嫁给我吧,这样你就能和我一起出去了。”雷狮灵光一闪,一个好主意(最少在他本人看来是的)在他脑中浮现。

是的,自从雷狮第一次看到卡米尔之后,就看上了这个好看的付丧神了,甚至还在暗自计划着怎么把他拐回家去。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啊……”卡米尔一脸无语地看着只有十三岁的小屁孩雷狮,心想现在的人类小鬼都这么优秀么?

见卡米尔没有回应,雷狮便非常愉快(?)地替他决定了:“那就这么说定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你只要叫我大哥就好!”

“大哥什么的……我还没答应啊……”卡米尔擦了擦不存在的冷汗。管一个小孩叫大哥什么的,卡米尔表示拒绝。

更何况,这是属于那个人的称呼,怎么可以轻易地交给别人。

然而雷狮并不给卡米尔抗议的机会,只是自顾自地比出一个good的手势,表示一切都不是事:“放心,既然你叫我一声大哥,我自然会护你周全。”

雷狮自信满满的样子勾起了卡米尔的回忆。他记得在几百年前,神社才刚刚建成时,那个人牵着他的手,嘴角带着肆意张扬的笑容,说出了同样的话。

“既然你叫我一声大哥,我自然会护你周全。”

风裹挟着山谷的清新气息,将拜殿前的铃铛摇得叮当作响,卡米尔呆呆地望着雷狮,一颗泪珠从一汪清泉般澄澈的眼睛里流下,滑过脸庞。

在被泪水模糊的双眼中,雷狮的身影和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叠在一起。卡米尔用袖子擦擦眼睛,笑了。

“真的是你啊……”

“大哥。”
-tbc-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