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渊国广-極

我要去极(jun)化(xun)辣,不要想我哦!

【疯本丸】当婶婶与近侍交换了身份……

#一如既往地重度欧欧西#
#近期文力负值(说的你好像有过似的……)#
#日常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鬼#

#英泽刀化被被人化#
#英泽二花打,被被审神者#

盛夏的阳光即使是在清晨也异常炽热,但是这并不影响那些喜欢锻炼的刀剑男士们锻炼的热情。

正在晨跑的山伏国广路过审神者房间的门口时省了开门的步骤,直接将夏日阳光“温柔”地送进了英泽的房间。

“カカカカカ……兄弟起床啦!!还有主上也快起来啦!一起来修行吧!!”

昨夜负责寝当番的被被听见自家兄弟们声音,不出所料地将被被蒙的更紧。

正做着研发各种风油精系列诡异食品的英泽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不情愿地坐起来,抱着怀里的本体刀打了个哈欠:“哈欠~~这么早啊山伏君~~我昨晚修仙,现在还没睡醒呢。”

山伏豪爽一笑:“カカカ……并不早啊主上,生命在于修行,修仙有害健康……等等,主上您抱着的是什么东西?”

“哈?这有什么啊,本体刀啊……你们不都有嘛?”英泽又打了个哈欠,准备接着睡。

“等等,本体刀?”大概是因为早上起来没睡醒,过了三秒钟英泽才反应过来:“nm劳资是审神者哪来的本体刀啊!!!”

英泽这才从迷迷糊糊的状态中清醒,他仔细观察着自己的本体刀:白色的刀鞘上系着银色的穗子,雪亮的刀身上分布着绮丽的刃纹——这是一把乱刃打刀。

“啊,原来我变成了刀啊。”英泽好奇地敲敲本体,发出一阵好听的叮叮声。“可是本丸没有审神者的灵力维持很快就会瓦解,这么说该不会……”

于是英泽去掀一旁把自己用被被裹得很紧的被被的被被,被被把自己用被被裹紧不让英泽掀被被,最后英泽还是掀起了把自己裹在被被里的被被的被被。

系统消息:玩家【英泽】战胜玩家【山姥切国广】,获得【被被的被被】一条。

英泽扔下被被的被被,看着被被披上他那条白色的被被。嗯,本体刀不见了。

“也就是说,我和被被交换了身份——我变成了近侍刀,被被变成了审神者?”英泽和被被四目相对,场面一度尴尬。

“没错就是这样。”药研喝了一口茶说,“我已经向政府问过了,目前还没有解决方案,只能委屈大将和近侍大人先这样一段时间了。”

“没事没事,偶尔换换感觉不也挺好的么?”英泽毫不在意地搂着被被的肩膀说,“不过你们的大将不是我,是被被才对。”

被被神情复杂地看了英泽一眼,没说话。

英泽内心:哈哈哈哈哈这下可好,不用处理那些文件,我就有更多时间去搞事啦!

被被内心:mmp这可怎么办?我可管不住我家主……近侍搞事。

药研扶额:“两位,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吧?请大将赶快安排今天的内番吧。”

听了药研的话,两人面面相觑。

英泽:“他在说谁?”

被被:“他叫的是大将,所以应该是你吧?”

英泽:“可是现在你才是审神者啊,我是你的近侍。”

被被:“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英泽:“就是很平常的啊,像这样balabala……”

药研:“……不管哪位都好,请快点吧。”

英泽&被被:“哦,哦……”

最后因为我们新上任的审神者,山姥切国广君不太了解工作流程,所以今天的内番是由近侍 疯间 风间英泽安排的。

(以下文字均为全员已经接受了被被变成审神者的背景……)

“真叫人为难,听说动物都很怕个头大的东西呢……”
“啊哈哈~~马也会喝酒么?给它喝了就不好了是吧?哈哈哈……”
——来自马当番的大太兄弟

“主上不会是……”
“把我们两个和镰刀搞错了吧?”
——来自不知道为什么被派到畑当番的胁差双子

“不知道大包平又在做什么蠢事呢?”
“哈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来自放弃手合番的喝茶老人组

至于被安排到洗衣番的明石国行和和泉守兼定?一个说自己懒得动,另一个说要是国广在就好了……总之两个人谁都没干。

路过的歌仙:“……安排这种组合做内番,主上是想搞事吧……哎不对,主上不会安排这种内番……果然是英泽君干的吧?”

乱入的导演:“歌仙君你真相了!”

忙完了内番,不管干没干活的刀剑男士们都准备吃饭。而当他们看到餐桌上摆着的一水的原谅色菜品时,都做出了同样的反应。

众刀剑男士:“为什么会是这种颜色?一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

于是他们又试了各种姿势开门,但是看到的都是一桌blingbling地闪着甚至还出现了颜表情的菜,纷纷表示无语。

“这TM什么玩意?能吃么?”这是他们面对上面挤了一层厚厚的薄荷味牙膏的纸杯蛋糕的反应。“这是上次英泽君做的原谅色蛋糕的升级版?”

因为这件事,刀剑男士们召开了紧急会议,会议的主题是:如何解决本丸两大祸害对本丸造成的各种混乱。

最终他们决定:成立白色恐怖组织抓捕队,队长由歌仙兼定担任。并且全员加入反白色恐怖组织委员会。

于是,歌仙童鞋从此多了一项苦差事。

审神者被被:“虽然我只是个仿品,管不住你,但是有人(刀)能管住你。”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