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渊国广-極

退二次圈不退二次元
看动漫,码文,画画,自嗨

欢迎来一起嗨(•́ω•̀ ٥)

【清安】行行重行行

#清光安定人类设定#
#竹马竹马设定#
#大型玻璃刀注意#
#跟标题基本上没关系系列#
#安定弟弟名字瞎起的,不好听别打我qwq#
#一如既往地欧欧西#
#只是咸鱼懒得更疯本丸所以拿其他东西混更系列#




“清光,快走!”

“一直走,不要回头!”

“只要出去了,它们就拿你没办法了……”

“啊?!”清光满脸冷汗地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的被褥已经被自己的汗水浸湿。“又是这个梦么……”

清光揉着发痛的额头,叹了口气。在三年前,他曾经在半夜的时候跑了出去,一夜未归,第二天早上却自动回到了家里。而奇怪的是他一到家就开始发烧,烧了三天三夜,第四天早上却自动病愈。后来他的父母问那天晚上他到底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可他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被那个梦搅扰得睡意全无,清光拉开门看了看外面:此时已是盛夏,但夜却并没有白天那样闷热;几缕薄云遮挡住了一轮明月,朦朦胧胧的月光透过云彩,在庭院中撒下了一层银色清辉;在月光照不到的地方,星星点点的,是夏夜的精灵——萤火。

感觉到这个场景有些许的熟悉,似乎……从前经历过一样。清光打算出去走走;但是因为被自家大人告诫过,午夜是百鬼夜行之时,不能出去乱跑,于是他打算去庭院中散散步,以消解时光。

清光披上外衣,来到庭院中。这是,庭院中的萤火虫似乎是发觉了他的到来,似乎是在为他指路一般,自动地排成了两条漂浮的线,从清光面前一直延伸到树林深处,不知道最终将会通往何处。

清光看着萤火虫指引的路,感觉到有一种东西在指引着他,他犹豫着要不要去看看。

但是清光是个好孩子,因为三年前的那件事吓到了他的父母,他被要求不能在晚上跑出去,无论发生任何事。

但是最后,好奇心还是占了上风,清光沿着萤火虫之路,慢慢地走向了森林深处。

萤火虫之路在一个转弯的地方散去了,一片小空地在清光的眼前呈现。大大小小的萤火虫漂浮在森林中,忽明忽暗,在林中薄雾的笼罩下,为森林增加了一丝神秘色彩。

一个穿着蓝色衣服,扎着马尾的少年,站在空地中央背对着他,少年全身都散发着淡淡的萤光,清光看不到他的脸,但是他却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熟悉感——他可以肯定,这个少年是他的故人。

清光想叫出他的名字,尽管异常熟悉却怎样也想不起来,结果却喊出了一个奇怪的音节。

“や……”

少年听到背后的动静,转过身来看向不远处的清光。这下清光才看清了他的面容:秀丽的面容,温和的蓝色眼眸,以及左眼下的泪痣……明明是异常熟悉的一张脸,但是就是叫不出名字,这让清光很难受。

“啊,是你啊。”相比之清光的惊讶,少年显得淡定很多,他对着清光微微一笑,“好久不见了呢,清光。”

“啊,好久不见……”清光下意识地回答道,“不对,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回去吧,清光。”少年叹了口气说,“你不该来这里。”

“所以你到底是谁啊?”对于少年的态度,清光有些不满,他忍不住问,“刚见面就赶我走什么的也太奇怪了吧!”

“……这样啊,看来你没有想起来我的名字呢……”少年看向清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的意思是……我不该知道你的名字?”清光对于他的反应有些奇怪,“虽然我看你很熟悉,但是我却想不起来你的名字,这不是很奇怪么!”

少年沉吟片刻,抬起头与清光对视,“嘛……虽然我并不希望这样,但是还是告诉你吧。”

“我叫,大和守安定。”

“大和守……安定?”听到这个名字,清光的头顿时变得剧痛,他扶住一旁的树才勉强没有摔倒。与此同时,一些并不属于他的记忆在他的脑海中炸裂开来。

“清光,快出来!”安定轻轻敲着清光的房门喊清光。结果半天都没反应,于是安定直接钻进了清光的房间,掀了他的被子。

“干嘛啊安定,大半夜的叫我干嘛?”清光揉着惺忪的睡眼,有些不满的嘟囔着。

“出去看萤火虫啊,”提到萤火虫,安定的眼睛瞬间变得亮晶晶的,“夏天森林里的萤火虫可好看了呢!”

“不去。”清光抓起被子又钻了进去,“睡不好觉会变得不可爱的!”

“不会的,清光怎样都很可爱。”安定再次掀起了清光的被子。

清光还是想睡觉,抓住被子不放手:“听我妈妈说,午夜是百鬼夜行之时,小孩子不可以乱跑的。”

安定微笑着再一次掀开了清光的被子:“那都是骗小孩的,再不起来首落你哦!”

最后的结果是,安定拉着哈欠连天的清光,在没有吵醒加州夫妇的情况下,偷偷摸摸地出了门。

两个人来到了森林深处,看到了许多绚丽的萤火虫,很美。

那时,安定拉着清光对着萤火虫许愿:他要和清光永远在一起。

许完愿,清光困得急着回去睡觉,安定因为看完萤火虫之后心满意足,拉着清光就往回走。

但是走着走着,他们发现自己迷路了。无论往哪边走,都会回到他们看萤火虫的地方。

“……啊,看来你妈妈说的是真的……我们怕是撞上鬼魂了。”安定终于放弃了找路,拉着清光坐在一棵树下休息。

“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了,该想想怎么出去才是真的。”清光一边揉乱安定的马尾一边说

“听我妈妈说过……萤火虫曾经是是死去的灵魂,他们找不到回家的路,就在森林中四处游荡,困住过往的行人,让他们永远留下陪伴自己,最终也化作萤火虫……”安定喃喃道。

“已经很吓人了你就不要再说了!”清光打断安定说。

“呐,清光。”安定突然拉住清光的手,“你怕不怕?”

清光被安定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我还好,你呢?”

“鬼魂我不怕。”安定松开清光的手,看向不远处的一只萤火虫。

“我怕的,是失去你啊。”

一阵风掠过树间,带动着叶片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搅动了林中萤火,纷纷向一个方向飘去。

风吹动着安定的发丝,清光看向他,却看到了他眼中的一抹坚定。

良久,安定终于站了起来:“清光,我知道怎么出去了。”

“啊,怎么出去?”清光问。

“看到那些萤火飘走了么?是风驱散了萤火。”安定指向风吹来的方向,说,“所以,只要一直沿着风的方向,就一定能出去了。”

“哇,安定你好聪明。”清光笑着说。

“那么,你去吧,朝着风的方向走。”安定说。

“等等,如果我走了你怎么办?”刚走了几步的清光想起了什么,回头问安定。

“啊……是这样。”安定轻描淡写地说,“我要留下来吸引萤火虫,不然我们都逃不掉的。”

“不行!要走一起走!”清光说着,拉住了安定的手。

“不,清光。”安定转身面向他,“是我坚持要带你来的,所以这应该是属于我的惩罚……快回去吧,你不是还想睡懒觉么?”

“还睡什么睡啊,除非你答应我一起回去!”清光说。

“不好好睡觉可是会变得不可爱的。”安定无奈地笑笑。

“谁管他,走不走,不走首落你哦!”清光拉着安定不放手。

“……清光”安定似乎是决定了什么,把清光推了出去,“快走,不要回头!”

被安定推了出去,清光跌坐在地上,看着追过来的萤火虫慢慢地将安定包围,他还想要去找安定,却被安定的话直接镇住了。

“加州清光!!”安定似乎是生气了,“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就快点离开这里!!”

“安定,我……”清光咬牙,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清光,快走!”

最后看了安定一眼,清光终于下定决心,转身向出口的方向跑去……

“一直走,不要回头!”

安定的身体在渐渐透明,但是他的脸上却浮现出淡淡的微笑。

“只要出去了,它们就拿你没办法了……”

清光跑啊跑,不知跑了多久,终于跑出了森林,在看到心急如焚的爸爸妈妈时,他累的晕了过去……

在清光从森林里出来后,他发高烧烧了三天三夜,而在第四天却不治而愈。这件事吓坏了他的父母,并且对他做出了强制要求:以后晚上不能出去乱跑。

清光虽然出来了,但是他最在意的是安定,于是他和大人们说,安定被萤火虫困在森林中了,要赶紧去救他。但是无论是谁都否认有“大和守安定”这样一个人,包括大和守夫妇。

清光这才明白,安定不是被困住了,也不是死了,而是,消失了……

“不会的,如果不是他,我就已经死在森林里了……”清光依然执着地对父母说安定的事。

“那么,你说的‘他’是谁?”最后被儿子说的没办法的加州先生问。

“‘他’啊,他当然是我的朋友,や……”说到一半,清光突然停住了,“……叫什么来着……为什么想不起来呢?”

直到最后,清光也没有想起来,那个人的名字。这件事也被加州夫妇当成清光在森林里所做的一个梦罢了。

只不过,在这之后,清光时常总会做这个梦。梦中,蓝衣少年站在他面前,笑得异常温和。他们手拉手,一起对着漫天萤火虫许愿,说要永远在一起……

每次清光在这个梦醒来之后,都会发现自己的冷汗浸湿了衣襟。他也曾无数次回忆起梦中少年的模样,却无数次以失败告终。

“……原来是这样么?”清光看向站在自己身旁,一脸关切的安定,说,“我全都想起来了。”

“我不希望是这样的,一旦你想起来,你也要留在这里了……”安定摇摇头说,“但是啊,你太执着了,非要回忆起那些,我拦不住你。”

“呐,安定,你怕不怕?”清光突然问。

“怕?”安定摊手,“我已经变成萤火虫了,我还怕什么?”

“我怕。”清光突然抱住了安定,相比他自己,安定比他小三岁的身体显得那么娇小。

良久,清光才开口:“我怕再一次失去你……”

“清光……”安定看了看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所以,哪怕是和你一起留在这里,我也无所谓了。”清光说,“只要有你,我就不怕。”

安定突然说:“清光,我有个请求。”

清光依然抱着安定不松手:“你说吧。”

“你能不能……破掉萤火虫之阵?”安定看着他的眼睛,神情坚定,“你可以,也只有你能做到。”

“如果破掉阵,你会回来么?”清光问。

“不,我会成佛。”安定说。

“那我拒绝。”清光说。

“清光。”安定突然抓住清光的袖子,“你知道萤火虫之阵是怎么出现的么?”

见清光摇头,安定继续说:“不错,萤火虫之阵,的确是由死者所化的萤火虫形成的。”

“但是,之前那个传说,我还有一半没说完。”安定话锋一转,“死者化为萤火虫,但是如果他们找到了回家的路,就能成佛。可是如果生者对于死者的执念过强,就会让原本可以成佛的萤火虫化形,永远徘徊在森林中,就像我这样。”

“你,你的意思是……”清光松开了抱着安定的手,往后退了一步,“是我害得你无法走出去?”

“啊,不要在意,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安定笑笑说,“因为你把我当成真正的朋友,所以这么在意我,我很开心。”

“但是,如果萤火虫之阵一直存在下去,就会有更多的人变得像我一样。”安定继续说,“我希望这种悲剧,到我这里画上句号。”

“你总是这样,虽然有时候有点腹黑,但总之是个为他人着想的家伙呢。”清光无奈地笑笑说,“那么,我要怎么做?”

“很简单。”安定说,“你只需要放下对我的执念,这阵就会自动消散。”

“抱歉,做不到。”清光说,“你已经成为了我记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若要放下执念,唯有消除记忆。”

“那就消除记忆吧……”安定说,“只是,你真的心甘情愿么?”

“怎么可能?”清光叹了口气,“但是为了不让更多人中招,那就没办法了。”

“嗯……那么,我要开始咯。”安定一边说着,指尖上出现了淡淡的蓝色萤光,他轻轻一指,萤光便从他手上落下,环绕着清光。

“完全清除还需要一些时间。”安定坐下,“那么这段时间,来跟我说说大家的事情吧。”

“好。”清光也坐下了,那道淡蓝色的萤光也跟着下降了一些。

“我的爸爸妈妈……他们还好么?”

“他们很好,听说你妈妈又怀孕了,你要做哥哥了。”

“啊,是么?那真的是太好了呢!你的爸爸妈妈呢?”

“他们当然也很好。”

“长曾祢大哥他最近怎么样?”

“虽然还在和他二弟吵架,不过听他三弟浦岛说好像已经缓和很多了。”

“那堀川呢?”

“听说堀川有了个男朋友,叫和泉守兼定。”

“这样啊……哈哈哈……”

淡蓝色的萤光开始渐渐变紫——那是蓝色染上了红色。安定的身体也在渐渐变得透明,消失的地方逐渐化作萤光,散落开来。

“呐,安定?”

“嗯?”

“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我啊,有不喜欢的人。”

“谁啊?”

“你啊,加州清光。”

“哈!为什么?”清光听了安定的话瞬间不淡定了。

安定看着清光的反应,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凑近清光的耳畔,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因为啊……我爱你……”

淡蓝色萤光完全化为紫色,伴随着已经完全化作萤光的安定,向着夜空漂浮而去。

清光看着漫天飞舞的萤火,喃喃道:

“再见了……他叫什么来着?”

随后,他走出了森林,回到了家里。

五年后

清光坐在回廊下看书,突然被一双小小的手捂住了眼睛。

“清光哥哥,猜猜我是谁?”稚嫩的童音出现在他的身后。

心中早已知道是谁,但是清光为了哄他开心,故意装作思索了一下,说:“要我猜的话……是安宁君,对不对?”

“哇,清光哥哥好厉害,一下子就猜到了!”隔壁家的孩子,五岁的大和守安宁一脸崇拜地看着清光。

“这也没什么啦,因为安宁很可爱啊,一下子就能猜到。”清光揉了揉安宁扎起的小马尾说,“安宁就像他一样可爱呢。”

“清光哥哥?”安宁眨巴着蓝色的大眼睛问,“‘他’是谁啊?”

“呃?”清光一愣,不知该如何作答。

他看向庭院中的那棵树,此时恰好有一阵风吹过,带动着叶片哗啦哗啦地响。

“对啊……”

“‘他’,是谁?”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