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渊国广-極

我要去极(jun)化(xun)辣,不要想我哦!

【疯本丸(番外)】我不在的时候…要好好的啊……

#微量英泽x被被#
#没错我就是想换个文风写写#
#相信你们绝对猜不到结局#

夜深人静,只有月亮透过云的缝隙,漏下几缕冷光。暮霭沉沉,世界陷入了深眠。无风的夜晚,庭院中的树叶纹丝不动,草丛中偶尔浮起点点萤光,为闷热的夏夜增添了些许凉意。整个本丸都进入了沉眠,只有审神者英泽的房间还亮着灯——他在等待远征归来的队伍。

英泽喜欢淡黄色的光,这能给他一种安心的感觉,即使是在这样难耐的夏夜,也能感受到一种温馨的归属感。

就着灯火,英泽翻看着政府送来的文件。

“近期由于时空管理局的网络出现问题,可能会影响到本丸,请各位审神者注意,假如出现时空错乱,请尽快联系政府……”

“……嘛,还真是麻烦啊。”

英泽放下文件,揉揉因为熬夜而有些发疼的太阳穴,望着淡黄色的灯光出神。

他平时在本丸里各种搞事,上到机动两位数一开头的大太刀,下到似乎对短裤情有独钟的短刀,对他都是无可奈何,并且把他和鹤球并称为本丸两大祸害的“白色恐怖组织”。

正因为英泽是个不正经的货,所以把他们家一本丸的刀剑男士们全都带坏了,不论是什么刀,跟英泽都是没大没小的。

就英泽这个毛病没少被他的好基友篙市清说,但是英泽一直坚持这样。

“我所喜欢的本丸,存在的不是上下级的秩序,而是像家人一般的温馨啊!”那一天,英泽如是所说。

看了看摆在桌上的钟,已是亥时,远征部队应该快要回来了。英泽这样想着,披上外衣,拿上灯笼,来到本丸门口,准备迎接远征归来的刀剑男士们。

这时,他猛然发现:自己握住灯笼的手居然有一丝透明,再仔细一看,身体居然在发光,并且化作萤光一点一点地飘散。

“啊呀啊呀,最麻烦的事情出现了啊……”英泽无奈地笑笑,同时向不远处风尘仆仆的远征队伍招了招手。

“我回来了,这样就足够了吧?”被被将远征大成功的报酬交给英泽,“你……在发光?”

“哇,好酷。”搞事鹤突然窜出来勾住被被的肩膀,“这又是什么新的惊吓方式么?下次我也试试。”

“哈哈,这是我怕灯笼太暗了你们看不到,特意让自己发光的呢。”英泽笑着说,同时把鹤球的手从被被身上拽了下来,“还有,鹤球,别以为你是我的搭档就可以对我家被被动手动脚的。”

“是是,一提到切国你就变得跟个醋坛子一样,”鹤丸撇撇嘴,看到被被红得像番茄一样的脸和英泽和善的目光,立刻收回了刚才的话,“好了不逗你了,远征了这么久都要累死了,去泡个澡享受享受!”其他刀剑男士们也跟着鹤丸离开了,只剩下英泽和被被两个人。

“主上,我只是个仿品,您没必要对我这么好的……”被被拉下兜帽挡住发红的脸,不再看英泽。

“不要再这么说了,被被。”英泽静静地看着他,突然伸出手来摸了摸他的脸,而那手已经近乎透明,“你是我的近侍,因为我相信你,所以我选择了你。”

“这么晚了,远征辛苦了,你也快去休息吧。”英泽收起他的手,微笑着说,“晚安,被被。”

“……嗯。”被被转身刚欲离开,却听到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他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猛的回头一看,哪里还有英泽的影子,只有一盏熄灭的灯笼静静地躺在草丛里。

“我不在的时候……要好好的啊……”

一阵风吹过,搅动了草间的萤火,星星点灯的微光四处飘散,不知将去往何方。

“……主上?”

被被低声试探,却并没有得到回应。

夏夜,寂静无声。

打刀的付丧神独自伫立在草丛中,久久未离。

“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啊……他不会再回来了么?”被被坐在英泽房间的门口,看风掠过廊下带动着风铃,发出一阵阵叮叮当当的响声。

踏踏的声音由远及近,一个白色的身影淡入了他的视线。那人远远地看到了他,微笑着向他挥了挥手。

风裹挟着夏日的气息,吹动着被被身上白色的披布,也同样吹起了英泽身上淡灰色的羽织。

被被站起来,同样向他走去。

“欢迎回来,主上。”

事后,被被问英泽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英泽笑笑说:












































































































































































“mmp那天我玩着一半WiFi断了。”

评论(9)

热度(17)